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壁挂炉网!
当前位置:中国壁挂炉网 - 行业资讯 - 行业观察 - 正文
重磅!国家发改委取消天然气门站定价,一个时代就此终结!
中国壁挂炉网      2019-11-07 15:50     来源:标准天然气     浏览量:900

大半年前,也就是2019年3月18日,推送了一篇《上游淡季涨价几成定局,门站价何时退出历史?》提到过一个观点,理论上,2019年,将可能是天然气价改中间环节彻底理顺的元年,所谓天然气门站价也许在未来2-3年内可能便终结使命退出历史舞台。

话音刚落,一语成箴!

2019年11月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中央定价目录》(修订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在这次的修订稿中,最劲爆的内容便是将天然气门站价格彻底从中央定价目录中移出。

不出意外,天然气门站政府定价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一个时代就此终结!

门站价格不再中央定价,均由市场形成

此次修订意见稿是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十九大精神,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28号)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对2015年发布的《中央定价目录》(国家发展改革委令第29号)进行了全面梳理和修订。

查了下,在此前国家发改委2015年发布的《中央定价目录》中,开篇第一条便是关于天然气门站价格的。 

定价内容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天然气门站价格,定价范围为国产陆上天然气和2014年底前投产的进口管道天然气,直供用户(不含化肥企业)用气除外。

而此次修订意见稿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删除近年来已经明确放开价格或取消收费的定价项目,巩固价格改革成果;根据机构改革部门名称和职能调整情况,明确定价部门,落实定价职责;规范项目表述,推进定价项目清单化、规范化。具体定价项目减少到16 项,缩减近30%。

对天然气行业而言最为劲爆的当属曾经的首条天然气门站价格被删除了,不过油气管道运输这一项被保留下来。

对于将天然气门站价移出目录,国家发改委在定价目录后面特地留下了一段说明备注。

海上气、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液化天然气、直供用户用气、福建省用气、储气设施购销气、交易平台公开交易气以及2015年以后投产的进口管道天然气的门站价格,由市场形成。

其他国产陆上管道天然气和2014 年底前投产的进口管道天然气门站价格,暂按现行价格机制管理,视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进程适时放开由市场形成。

正如前文《王石万科发迹史与中国油气体制改革之路》所言,所谓油气体制改革最核心的关键点便是市场化,这次取消门站价定价依然是往市场化方向。

门站价格改革,历时近十年到达终点

简单来说,按照天然气产业链上下游关系,天然气价格链按各产业链环节可分为出厂价(井口价)、门站价和终端价。其中出厂价和管输费构成门站价,门站价和城市配气费构成终端价。

 由于天然气上下游产业链均涉及到垄断性质,国家发改委对上下游价格均进行严格监管。 

天然气门站及以上价格(管道运输价格和各省天然气门站价)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管理。

天然气门站价格以下销售价格(管道燃气配气价格和销售价格)由地方价格主管部门管理,地方可建立天然气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并对机制进行听证。

在“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油气行业改革背景下,天然气门站价格在2011 年开始了不断市场化改革之路。

2011年,国家发改委开始在广东、广西试点天然气价改,门站价格不再分类,实行政府指导价,按作价方法形成的门站价格为最高门站价格,供需双方可在不超过最高门站价格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 

2013年,为平稳推出价格调整方案,区分存量气和增量气,增量气价格一步调整到与燃料油、液化石油气(权重分别为60%和40%)等可替代能源保持合理比价的水平;存量气价格分步调整。天然气价格管理由出厂环节调整为门站环节,门站价格为政府指导价,实行最高上限价格管理,供需双方可在国家规定的最高上限价格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价格。

2014年,在保持增量气门站价格不变的前提下,适当提高非居民用存量天然气门站价格。具体为:非居民用存量气门站价格适当提高。非居民用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千立方米提高400 元。

2015年2月,实现存量气和增量气价格并轨。增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千立方米降低440 元,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千立方米提高40 元(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按与全国衔接的原则安排),实现价格并轨,理顺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

2015年,前文提及的降价和市场化改革通知发布,门站价逐步具备市场化属性。

2018年5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要求将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实现与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衔接。 

本轮天然气价格改革总体思路为“管住中间、放开两头”,即竞争性环节价格放开,垄断性环节价格管制。政府只对属于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的管网输配价格进行监管,气源和销售价格由市场形成。

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核心环节之一是政府完成对所有管网输配环节的价格监审。

2019年,随着三桶油管网资产剥离至国家管网公司,主干长输管网端的监审规范具备条件。

而另一方面,随着2018年,全国所有省份均出台了配气价格监审政策方案,2019年各地将会陆续完成当地的配气价格成本监审。

随着门站价格定价彻底退出历史舞台,2019年,真的成为天然气价改中间环节彻底理顺的元年。

革命还远未结束!

说句实话,在目前上游淡季也涨冬季更涨的模式下,所谓发改委定价的各省天然气门站价早已成为一块遮羞布,不要也罢!

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油气领域市场化改革路径,如今管住中间行程已过大半,剩下最重要的就看放开两头了,其中市场化改革最核心的便是上游资源端的放开与多元化。

从政策来看,这几年确实出台了一系列开放上游气田与沿海LNG接收站投资的举措,对于具备资金实力和人脉实力的其他国资和民营资本而言确实是进军上游的绝佳机遇。

不过垄断岂是那么容易打破的。首先进军上游资源需要足够的资金实力,绝不是一般公司能够驾驭得了的。其次,就算不缺人不缺钱,想在上游分一杯羹恐怕也不是易事。一方面国内天然气禀赋本就不丰裕,开采难度低综合成本低的气田早已瓜分殆尽;另一方面沿海优质岸线也基本被占据,难以大展拳脚。

总的来看,未来三桶油在上游领域凭借先发优势,仍会长期占据外来者难以撼动的“垄断”地位。

与电力系统改革不太一样,天然气领域的市场化改革的未来范本恐怕更像是电信行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想象一下,虽然“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改革政策最终全部实现,未来会不会像电信行业通信流量费一样,终端天然气价格的下调需要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来进行。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洽谈:13661116265
发文投稿:18810107320
展会合作:18510167320
售后服务:010-84938918
  • 扫描二维码
    浏览手机官网

  •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巴巴传媒 京ICP备10028109号-10 Copyright © 2006-2019 zgxf88.com. All Right Reserved
首页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品牌入驻    |    广告服务